孙子兵法百科

广告

《孙子》是开天辟地的文学先祖?

2012-03-18 20:58:10 本文行家:颖小宝

我国春秋时期伟大的军事家孙子所著《孙子兵法》,被后世称为“兵经”、“兵学圣典”,它不仅是一部卓越的军事、哲理著作,而且是一部开议论散文之先河的文学精品。

体裁新颖,结构严谨,内容精深体裁新颖,结构严谨,内容精深

 

    《孙子兵法》在文学艺术方面所体现出的美学价值,突出表现在谋篇、运词、造句,以及修辞方法的广泛运用。短短6000字的十三篇兵法处处闪耀着文学艺术的夺目光彩,令人读来琅琅上口,百读不厌,并具有着巨大的说服力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。其博大精深的思想内容,严密简约的章法结构,平实质朴的语言风格,都对后世散文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。这也是《孙子兵法》诞生2500年来能够长期流传、久盛不衰的原因之一。

一、《孙子兵法》写作的时代背景

      融军、哲、文于一身的孙武及其创作的十三篇议论散文,彪炳于世,给中国古代文学史开辟了新的一页。《孙子兵法》的诞生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。

     (一)古代散文的空前繁荣。孙武生活的春秋战国时代,诸子蜂起,百家争鸣,曾被誉为第一次思想解放时期。春秋时期,各国统治者为了变革和竞争的需要,大力罗致人才,养士之风盛行。这些文学游说之士,出身不同,立场不同,各自从自己的利益出发,提出不同的政治主张,四出游说,互相辩论,百家争鸣,著书立说,于是产生大量论事说理的文字。复杂的哲学思想和不同的政治见解需要新的文学形式来表达, 于是,新的散文勃兴起来,先秦散文的繁荣局面随即出现。这对于孙子兵法语言运用和散文创作无疑是个促进。孙武汲取百家之长,使自己的造句技巧达到了非常姻熟的程度,做到了一句一理间错而不断。十三篇的脱颖而出,不能不说是对《尚书》、《道德经》、《晏子春秋》等古代优秀散文的继承和发展。

     (二)灿烂多彩的齐国文化的熏陶。哺育孙子成长的故土——春秋时期的齐国,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兵学传统,是商周以来培养军事家的摇篮。齐国的开国始祖吕尚,十分重视军队和国防建设,其本人就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,并著有《太公兵法》一书。受齐国兵学文化的影响,著名的军事家在齐国大地上不断涌现,杰出的军事论著也纷纷产生,如《管子》、《司马法》、《六韬》、《子晚子》等。这表明,兵学是异彩纷呈的齐国文化体系中极具特色的重要部分。另一方面,齐国思想解放,文化繁荣。当时,有孟子、荀子、宋钘、淳于髡等各国著名的文学游说之士多曾先后或长期在此著书讲学,互相切磋驳难,掀起了当时思想界的一大波澜,形成了空前繁荣、百家争鸣的局面。学者在学术上各有所主,分属各派,百家立异,各驰其说,争辩求知,蔚成风气。齐国开放的学术政策,加上文人学士在社会变革时觉醒的主体精神,积极的创造意识标新立异的理论勇气,促成了社会的繁荣昌盛,推动了先秦学术文化的发展。这样的兵法之国特殊环境,对于孙武的成长,并最终写出《孙子兵法》,无疑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。

     (三)军事世家的养育。首先,孙武出身贵族。孙武的祖先为陈国国君妫满。后因国内政变,孙武的直系远祖妫完奔齐(妫完改姓田),齐桓公命为工正。孙武的祖父田书为齐国大夫,伐莒有功,食采乐安,赐姓孙氏。故田书又称孙书。孙武的父亲孙凭为齐国卿,是齐国君主以下的最高一级官员。孙武所处的家族,是齐国新兴地主阶级的政治代表,这对于孙子进步军事思想的形成,自然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。其次,田氏家族也是具有兵学渊源的军事世家。孙武的祖父田书本人就是一名有影响的名将。略早于孙武的田穰苴也是田氏后裔、一代名将,晏婴称其为文能附众,武能威敌,被齐景公尊为大司马,故人们称田穰苴为司马穰苴。这种军事世家的传统在孙子身后也还在绵绵延续(孙膑就可视为田氏家族军事理论领域中的杰出传人)。可以说,孙武生活在一个长期延续、极有作为的军事世家,耳濡目染,感化挹注,得以阅读古代军事典籍《军政》,了解黄帝战胜四帝的作战经验以及伊尹、姜太公、管仲的用兵史实,加上当时战乱频繁,兼并激烈,他从小也耳闻目睹了一些战争,这对孙武的军事天才的培养和日后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。第三,孙武个人在吴国参与了大量的军政活动,积累了丰富的军事经验,这就为他将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高度创造了必要的条件。

二、《孙子兵法》特色鲜明的文学艺术

      (一)严谨而精妙的篇章结构。孙武十分重视谋篇布局,可谓袖手于前,始能疾书于后,以章运法。在篇章结构的安排上,将十三篇内容按道法术三个层面进行了安排:上卷包括《计篇》、《作战篇》、《谋攻篇》、《形篇》,大体包括现代战略学所研究的内容;中卷包括《势篇》、《虚实篇》、《军争篇》、《九地篇》、《行军篇》,大体概括了现代战役学的研究内容;下卷包括《地形篇》、《九地篇》、《火攻篇》和《用间篇》,大体相当于现代战术学的内容。从而形成了一个完整严密的军事学术体系。《孙子兵法》是一个有机整体,而每一篇又可独立成章。如:《计》篇论述的是能否进行战争的问题。《作战》篇阐述了如何进行战争。《谋攻》篇讲述如何进攻敌国。

      相对独立的十三篇又分别为道、天、地、将、法五事所统摄,使全书形成一纲举而万目张的总体构思。在整个春秋时期诸子散文尚处于结构不够完整的情况下,孙武不仅完善了说理散文的结构(有标题的篇章体,有别于语录体、对话体或无标题的篇章体),而且使其达到了一个新高度,为后世师法。十三篇的章法体现了妙运从心,随手多变的写作技巧,真正做到了规矩而能出于规矩之外,变化不测而亦不背于规矩

      同时,每篇的结构都按太极生两仪的思想分为前后两大部分。先讲原则,后讲方法;先讲正则,后讲奇变;先讲一般情况的处理,后讲特殊情况下的注意事项。在前后两大部分之间往往有一个过渡性句段,承上启下,概括全篇的中心。在具体的行文中,往往采取板块式的配置,给出成熟的作战模型,使问题集中,层次清晰。如《谋攻篇》中,成功谋略的战略目标,战略战术手段的优劣分析,成功谋略的标准,不同兵力下的作战模式,信息对战略运筹的影响,信息利用与战争胜负的判别等,都是采用这种方法。其他如《形篇》中的兵力运筹,《虚实篇》中的战术侦察,《地形篇》中地形在筹算中的比率,《九地篇》中战场心理变化及把握,《火攻篇》中的战争限定性原则等,也都是采取这种方式给出。

     (二)文约而义丰的语言风格。一般来讲,在先秦时代,诗必押韵,文章则多不用韵。但是,为了使文章悦耳动听易诵,可把文章尽量韵化。十三篇就是这样。军事学是实用学,它要求精炼、准确,易学易记易诵。基于此,孙武拟《诗经》之韵,使其文句为诗句,朗朗上口,铿锵有声,成为千古警言。《文心雕龙》所谓的文约理丰精约显附,在十三篇中,无论整体,还是局部,均有体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 “简洁是孙子散文突出之风格。苏轼称其兵法词约而意丰,自古以兵著书者罕所及。李耆卿称孙子一句一理,如串八珍,珍瑰间错不断。《孙子》一书仅6000余言,平均每篇467字,最少的《九变篇》250字。作者采用舍事言理的方法,不拘泥于具体战例、战史的剖析论证,而是选取具有战略意义的问题,以哲理化的方法探讨战争的普遍规律,摆脱了过程和细节,不仅精简了文字,还增加了表现力。

     《孙子兵法》语言运用的另一特点是准确严密。为了创建其科学的兵法体系,孙子创立了许多兵学概念。对这些概念大多予以定义,科学的限定了其内涵和外延。如五事七计道、天、地、将、法地形通、挂、支、隘、险、远兵者六败走、驰、陷、崩、乱、北九地中的散、轻、争、交、衡、重、圮、围、死;五种间谍的因间、内间、反间、死间、生间等。作为科学论文,这样集中的定义,有效地避免了古代汉语的多义性和意合解悟中的歧义、含混和不确定性。形象生动和准确严谨貌似矛盾,孙子却将其有机的交融在一起,为表达科学思想服务,这正是其语言运用上的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 《孙子兵法》语言运用上的深入精微也是一个突出特点。《孙子兵法》理论上的深刻性在于不是孤立的研究某一战争现象,而是在比较分析和相关联系中确立其地位和作用。为了说明诡道用兵的道理,孙子通过形象描写和深入分析,引导人们透过现象看本质。如相敌三十二法人情之理的分析,都是通过精深的语言告戒将领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蒙蔽。孙子还经常运用对比的手法,把相关相对的概念结合在一起,从而深入的说明战争法则。如攻守、广狭、贵贱、寒暑、文武、进退、治乱、强弱、前后、轻重、屈伸、取予、去留、赏罚、上下、深浅、首尾、胜负、死生、水火、天地、往返、形势、行止、险易、虚实、劳佚、阴阳、勇怯、迂直、远近等。全书达260次之多。这些辨证概念大多还在现代运用,深入的展示了东方兵学的精髓。

     (三)灵活而广泛地修辞运用。贯穿十三篇,作者运用了许多精炼的修辞来阐述深奥的思想,语意明确,句式整齐,一气呵成,了无斧凿痕迹。一部《孙子兵法》,整体酷似刻板的论说道理,然而读到每一篇时,又充满了积极修辞。仅从表现手法而论,这里几乎囊括前人所用的修辞手段,其中又有它的创新,如比喻、夸张、排比、对偶、反问,蝉联、层递、反复等等,若星汉灿烂,既各成旨趣,又相映生辉。

      1、比喻。孙子善于运用比喻,把一个复杂而抽象的道理,运用丰富的想象力和领悟力,通过比喻的分析、解说,把问题说得一清二楚,层次分明。《孙子兵法》中,共使用比喻34处。如:

故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其掠如火;不动如山,难知如阴,动如雷震。(《军争》)

故胜兵若以镒称铢,败兵若以铢称镒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形》)

是故始如处女,敌人开户;后如脱兔,敌不及拒。”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九地》)

      2、排比。孙子常用排比句来解说道理,排比句式整齐,音节均称,铿锵有力,概括精辟,形容生动,语势强劲,大大增加了文章的感染力。《孙子兵法》中,排比使用频率极高,共有59处。如:

利而诱之,乱而取之,实而备之,强而避之,怒而挠之,卑而骄之,逸而劳之,亲而离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计》)

故善用兵者,屈人之兵而非战也,拔人之城而非攻也,毁人之国而非久也。(《谋攻》)

木石之性,安则静,危则动,方则止,圆则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《势》)

      3、夸张。孙子运用浪漫主义手法,通过对事物的大力夸张渲染,使事物的性质、特征表现的更生动、更形象。《孙子兵法》中共使用夸张37处。如:

善守者,藏于九地之下;善攻者,动于九地之上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形》)

故善出奇者,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《势》)

      4、对偶。对偶式的广泛运用使《孙子兵法》这部军事论著获得了一种音乐美。看起来,整齐醒目;读起来,琅琅上口;听起来,声韵悦耳。因此,语句传诵千古,历来为兵学家所征引乐道。全文约有对偶句56处。如:

亡国不可以复存,死者不可以复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《火攻》)

主不可以怒而兴师,将不可以愠而致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(《火攻》)

犯之以事,勿告以言;犯之以利,勿告以害。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  (《九地》)

投之亡地然后存,陷之死地然后生。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 (《九地》)

      5、层递。妙用层递是《孙子兵法》语言艺术的又一个重要特色。通过一环扣一环的语言表达形式,把事理逐层揭示出来,从而使读者的认识也随之而逐渐深化。全文共用层递不下17处。

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;不知彼而知己,一胜一负;不知彼,不知己,每战必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谋攻》)

故用兵之法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,少则能逃之,不若则能避之。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《谋攻》)

是故卷甲而趋,日夜不处,倍道兼行,百里而争利,则擒三将军,劲者先,疲者后,其法十一而至;五十里而争利,则蹶上将军,其法半至;三十里而争利,则三分之二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(《军争》)

      6、反复。孙子自然熟练的运用反复这种辞式,有意识的重复某些词、语、句,从而使自己所总结、所揭示的某些军事思想和军事原则得到强调和突出。与此同时,使语言获得了一种反复美、节律美,大大提高了语言表达效果。

是故军无辎重则亡,无粮食则亡,无委积则亡。              (《军争》)

知吾卒之可以击,而不知敌之不可击,胜之半也;知敌之可击,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,胜之半也;知敌之可击,知吾卒之可以击,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,胜之半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地形》)

      7、反问。孙子善用反问的形式来表达明白肯定的意思,激起读者感情上的共鸣,从而大大加强语言的鼓动作用。如:

多算胜,少算不胜,而况无算乎?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计》)

以吾度之,越人之兵虽多,亦奚益于胜败哉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虚实》)

      8、蝉联。蝉联地运用进一步突出了事物之间的有机联系,深刻反映客观事物相辅相成、互相依存的辩证关系。如:

地生度,度生量,量生数,数生称,称生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形》)

国之贫于师者远输,远输则百姓贫。近于师者贵卖,贵卖则百姓财竭,财竭则急于兵役。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作战》)

      此外,我们不难发现,孙子在遣词造句当中,常常将几种修辞方法集中在一起运用,这更加增强了语句的形象性。如:善守着,藏于九地之下;善攻者,动于九地之上。(《形》)本句既有对偶,又有夸张。又如:故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其掠如火;不动如山,难知如阴,动如雷震。(《军争篇》)本句交叉使用了比喻和排比两种修辞方法。等等。

      兵圣孙武的运词炼字,完全是为表意服务的,做到了言志明道尚用,绝非刻意求工、玩弄词藻,因此,新而不僻,熟而不俗,奇而不险,警而不怪,熔文言与口语于一炉,雅俗共赏。正所谓字到用处重千金,到得闲处轻若文

  三、《孙子兵法》文学艺术的历史评价

      《孙子兵法》以崭新的体裁和科学严谨的结构构建了博大精深的东方兵学体系,以形象化的手法反映其科学的内涵,以丰富多彩的语言艺术增加了独具特色的表象力。后人说《孙子》兵以文传,文以兵著,兵文并茂,相形益彰。是很公允的评价。其不朽的文学成就使《孙子兵法》成为我国古代议论文的典范,名垂后世。

      曹操称赞孙子审计重举,明画深图所著深矣

      南北朝梁代文学理论家刘勰在《文心雕龙》中说:孙武兵经,辞如珠玉,岂以习武而不晓文邪?宋代陈傅良曰:世多谓书生不知兵,犹言孙武不善文耳。今观武书十三篇,盖与《老子》、《谷梁传》相上下

      宋代郑厚在《艺圃折衷》中,把《孙子兵法》视为古代散文之最而加以称道:孙子十三篇,不椎武人之根本,文士亦当尽心焉。其词约而缛,易而深,畅而可用,《论语》、《易》、《大传》之流,孟、荀、杨著书皆不及也。宋代吕本中指出:孙子十三篇,论战守次第与山川险易、长短、大小之状,皆曲尽其妙。宋代严羽曾明确指出:少陵诗法如孙武,太白诗法如李广,少陵如节制之师。

      明代的《纬文琐语》说:老子、孙子一字一理,如串八宝珠瑰,间错而不断……战国文章,孟、庄而下,孙武、韩非所为最善,余人莫及。清代林野在《春觉斋论文》中指出:《始古录》谓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用字,东坡《酒经》用字,王荆公《度支郎中萧公墓铭》皆用字,不知谁相师法,然皆出《孙武子》十三篇中。

      黄震、苏洵、韩愈、李商隐、高适、王世贞等人也都在诗文中极力称赞孙子,认为在先秦诸子中无人能及。而日本学者认为《孙子兵法》与其说是兵学的书,不如说是文学的书在东方文学上实给予巨大的影响,东方第一流大文豪。正是《孙子兵法》不朽的文学价值使其跨越了古今中外的浩然时空,至今仍给人以深刻的启迪。

      总之,《孙子兵法》是文道结合的典范,亦是思想内容和表达形式高度统一的名著。孙武的每一篇文章,其灵魂和形体也是高度地统一的,体现了中国古代散文形神俱善的特点。孙子不愧为一位语言艺术大师。

分享:
标签: 文学艺术 先河 鲜明 历史评价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成印强博文
[2] 《孙子兵法的修辞艺术》 吴如嵩
[3] 《孙子兵法的语言艺术》 潘卫生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颖小宝钟情摄影、闲爱看书,听歌,这一系列不相关的形容就是主编的简历了。喜欢到处接触不同的视角,偶尔卖弄下文笔。结缘孙子兵法是在偶然翻阅一部商家经典书籍牵引而来,之后就执迷得一发不可收拾。细火慢炖,结合人生经历中的点点滴滴,留心观察,举一反三。人生轨迹其实就是选择的结果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