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子兵法百科

广告

老子也如孙子一般是军事才人?

2012-02-18 20:44:43 本文行家:颖小宝

孙子在兵法领域上的卓越从古至今无人能及,想不到的是,在哲学上,我国还有一位军事才能可以与之媲美的伟人。我们来看看他们在军事领域里的“英雄所见”。

其实,孙子和我是哥们儿!其实,孙子和我是哥们儿!

      《老子》主要是一部哲学著作,但其中有关军事的内容不少,以至有人把它看作是一部兵书。该书的军事思想与《孙子兵法》的战略思想有许多相通之处。

一、“非危不战”与“不得已而用之”

 

 

 

      《孙子兵法》尽管是研究战争和如何用兵的专著,但该书在本质上是反对战争的,是从“以战止战”的目的出发研究战争的。其《火攻篇》说:“非利不动,非得不用,非危不战。主不可以怒而兴师,将不可以愠而致战。合于利而动,不合于利而止。怒可以复喜,愠可以复悦,亡国不可以复存,死者不可以复生。故明君慎之,良将警之。此安国全国之道也。”孙子认为,只有在危及国家和人民的安全时才去进行战争,否则就不要进行战争。因为战争既要死人,又有可能导致国家灭亡,所以国君和将帅对参与战争这种事必须要慎之又慎。只有不轻易进行战争,才是安国全军之道。

      老子认为:“兵者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。”(《老子•三十一章》)又说:“用兵有言曰:吾不敢为主而为客,吾不敢进寸而退尺。”(《老子•六十九章》)明确要求有道的军事家不能主动挑起战争,而只能进行防御性的战争。这也正是孙子“非危不战”之意。孙子和老子都是赞同被动地进行战争的,只不过是表述的角度不同而已。孙子说“非危不战”,是就我方所面临的形势而言;老子说“不得已而用之”,是从我方主观意愿而言。总之,老子和孙子共同的意思是,不是我们愿意打仗,是形势逼迫我们去进行战争,到了危及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和生存时,不管我们是否愿意进行战争,都必须拿起武器去进行战争。这样,才能保障国家的安全、人民的生存,争取到和平。

      老子为了减少战争,告诫那些有战争决定权的将帅不要轻易发动战争,要他们“以道佐人主,不以兵强于天下”,“善者果而已矣”(《老子•三十章》)。“以道佐人主”,就是用符合国家利益之道来辅佐国君,而不要因兵力强大就横行天下,欺强凌弱,侵伐他国。如果不得已而进行战争,只要取得胜利就可以了,不要因胜利之势而去逞强,去做过分的事情。孙子用兵,也是强调只要能取胜就可,不以兵逞强,不以取胜作为个人资本,所以他说:“善战者,无智名,无勇功” (《孙子兵法•形篇》)。

二、“兵者诡道”与“以奇用兵”

 

      对于战争是一种什么性质的活动,应该用什么方法去进行战争,自古是有争论的。到了春秋时期,在战争中用“谋”已成了多数人的共识。但是也有少数人,采用看似仁义道德的方法去进行战争,这就是宋襄公式的战法。而这种战争中的“仁义道德”实质上是最残酷、最不道德的,因为敌我双方伤亡都会更大。

      老子是反对侵略性战争的,但他同意“不得已而用之”。为了减少伤亡,战胜敌人,在用兵方法上他提出:“以奇用兵”。他说:“以正治国,以奇用兵。”(《老子•五十七章》)他把治理国家和用兵相对比,提出了治国和用兵要采取完全相反的方法,治理国家,管理民众要“正”,要讲诚信,要公道正派。而对敌用兵则要“奇”,这个“奇”与“正”相反,其中就包含诡诈的意思,比如,让敌人意想不到,就要人为地从正面做出一些假象,造成敌人的错觉,这就是所谓诡诈。老子的“以奇用兵”也包含这一意思。

      孙武在其兵法中,发挥了老子“以奇用兵”的思想,他明确提出“兵者诡道也”、“兵以诈立”,他强调与敌人斗谋,在斗谋的前提下斗勇,要在谋上先战胜敌人,要“先胜而后求战”。要在谋上战胜敌人,就必须使敌人意想不到,也就是用“奇”,才会大大消减敌人的战斗力,才会减少双方伤亡并夺取胜利。

      孙武不仅提出了“兵者诡道”、“兵以诈立”的命题,而且还提出了“诡道十二法”等用“奇”用“谋”的基本方法,创造了“奇”、“正”相互变化的分兵布阵原则。他说:“三军之众,可使毕受敌而无败者,奇正是也。”“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故善出奇者,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河。” “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。”(《孙子兵法•势篇》)在战争中,要让敌人分不清我军那方是奇,那方是正,摸不清我军真正的主力,才利于我方避实击虚,取得胜利。对于“正”与“奇”的相互变化,老子说“正复为奇”(《老子•五十八章》),是从朴素辩证法的角度,说事物向着相反的方向转变。受老子思想的启发,孙武提出要根据敌我情况的变化,随时调整我军阵势的“奇”“正”,让敌人攻无法攻、守没法守,这样我军便能攻必克,守必固。因此,孙子说:“故善攻者,敌不知其所守:善守者,敌不知其所攻。微乎微乎!至于无形;神乎神乎!至于无声,故能为敌之司命。”(《孙子兵法•虚实篇》)

三、“胜于易胜”与“图难乎其易也”

      战争事关人民的生死,国家的存亡。面对这样的大事、难事,作为握有战争决定权的国家元首和将相们应该怎样做呢?

      老子说:“图难乎其易,为大乎其细。”(《老子•六十三章》)认为:任何事物由小到大,有少到多,由弱到强都有一个发展过程。做大事要注意从这件事刚一萌芽就着手,或扶持它,或铲除它。古今战争无不起于怨恨,报德以怨,就可能化解对方的怨恨,就能消除战争于萌芽之际。天下有许多艰难之事,并非一开始就是难事,如果在刚开始时就给予足够的重视,就认真去做,会很容易做成。天下的许多大事,皆起于细小,注意做好那些事关大局又看似细小之事,就能成大事。所以老子又说:“其未兆易谋,其脆易泮,其微易散,为之乎其未有,治之乎其未乱。”(《老子•六十四章》)他认为事物稳定的时候就容易维持,事情还未完全显露征兆的时候容易图谋,事物脆弱时容易分解,事物微小时容易消除。因此要在坏事还未发生时防范它,要在还没有发生动乱时去治理它。老子的这种认识无疑是正确的,他主要是从哲学的高度,从普遍的意义上去讲“图难乎其易,为大乎其细”。当然,这也包括战争。

      孙子对老子的这一思想或许是心领神会,或许是自己与老子不谋而合。孙子说:“古之所谓善战者,胜于易胜者也。故善战者之胜也,无奇胜、无智名、无勇功。故其战胜不忒;不忒者,其所措必胜,胜已败者也。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,而不失敌之败也。”(《孙子兵法•形篇》)孙子要求对战争要“胜于易胜”,夺取胜利就像举起秋天的毫毛那样容易,所以无智名、无勇功。要做到“胜于易胜”,就必须象老子说的那样“为无为,事无事,味无味”。孙子还把老子“图难乎其易,为大乎其细”的思想在军事上具体化了,他说:“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,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故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,攻城之法,为不得已。”(《孙子兵法•谋攻篇》)意为在战争未真正形成之前,制胜于未萌,消除潜在的战争。所以他说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。伐谋伐交这种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的解决战争问题方法,就是“图难乎其易”。孙子把伐谋作为解决战争问题的上策,说明了他对老子“图难乎其易,为大乎其细”的思想已付诸于战争实践之中。

      孙子和老子这一战略思想的一致,被司马迁看在眼里,他在说明自己写《留候世家》的题旨时,把《孙子兵法》和老子的《道德经》揉在一起来赞扬张良。他说:“运筹帷幄之中,制胜于无形,子房计谋其事,无智名,无勇功,图难于易,为大于细。作《留候世家》。”司马迁对张良的评价非常恰切,张良可以说对老子和孙子都得其三昧。

      《孙子兵法》和《老子》的军事战略思想还有许多相通之处。我们把《老子》和《孙子兵法》联读,有利于我们对《孙子兵法》的理解,有利于我们去创造性地执行“积极防御战略”,从而保障我们国家的完全统一与和平发展。

分享:
标签: 老子 战略思想 相通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中国孙子兵法网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颖小宝钟情摄影、闲爱看书,听歌,这一系列不相关的形容就是主编的简历了。喜欢到处接触不同的视角,偶尔卖弄下文笔。结缘孙子兵法是在偶然翻阅一部商家经典书籍牵引而来,之后就执迷得一发不可收拾。细火慢炖,结合人生经历中的点点滴滴,留心观察,举一反三。人生轨迹其实就是选择的结果。

行家更新